碎碎念?

感觉最近没干啥却一直在涨粉,方的不行😂
咳,其实我自认为不算文手,应该算个厨力放出时而EX的游戏粉,会采用写东西这种方式是因为我不会画画…而且越是写东西越能感受到自己文笔的拙劣,真希望能把那么好的从者们也写的更好……表白给我点小心心的大家!每次收到夸赞我超开心的!
……其实这个博原来一直当作吐槽回收站,现在也留下很多痕迹……😂

最近很纠结一些事,比如各种paro……感觉好难写啊,我很怕扭曲掉笔下人物的性格,find the blue最开始想乱七八糟一通写个paro(不知道有人注意到这和发之前放在博里的那首歌同名吗?咳咳),后来发现严重下不去手就改掉了x
而且我极其不擅长连载,find the blue...

[FGO/伯爵咕哒子]Rainy night

我最讨厌雨了。立香这么想着。

每当下雨的时候,世界就像披了一层纱一样模糊不清,潮湿,粘腻,冰冷的空气卷着雨味吸进肺里。

如果伸手去接的话,一定会被雨水所浸染吧。

但是立香并不讨厌味道,她所讨厌的只是下雨这件事。

因为雨会打湿衣服,会混着泥土弄脏鞋子,会剥夺她的体温,而且……太吵了。

又吵又阴郁的天气会带来糟糕的心情,她想,不过这几乎算是迁怒了吧。


立香打着透明的雨伞站在下雨的街道上。抬头望去,连绵不绝的雨坠落到伞上,然后迅速的滑下去,循环往复。她盯着看了一会,然后慢半拍的想到这没什么意义。

“为什么要出来?”

那个人过来找她了,这么问。

即使没有转过头...

秽翼的尤斯蒂娅是个好游戏。太过温柔又太过悲伤。
推到最后已经要哭成sb了……
消沉的不能自拔

什么都不想干就想接着哭

[FGO/伯爵咕哒子]Find the blue(二)

1


2.

“——综上所述,他会暂时住在家里。”

“综上所述你个头啦!你根本什么都没说直接宣布结论而已啊!老哥你不是要这样吧,竟然主动让一个陌生男人和自己的妹妹同居!?喂!过分了啊!”立香噼里啪啦一通数落,同时还不停的戳着日香的腰。他最怕这个了,因为腰是弱点。

“哇啊啊啊你停一下啦!啊哈哈哈、好痒!那、那个,他现在的身体情况也不适合出去啊,反正他在家里也不会打扰你的啦!而且你出去的时候有人陪着也比较安全嘛!”

“哦~”立香停下了动作,用十分可疑的目光看着他,“怎么觉得跟他一起出门才比较不安全啊?看他那样子也不是普通人吧,总觉得一起出门反而容易被大反派的部下什么的盯上吧!然后一般会遇...

[FGO/伯爵咕哒子]Find the blue(一)

*cp是伯爵咕哒子(握拳!

*为了放飞自我而写,希望能在长草期里写完吧……因为国服长草期真的太长太无聊了(。

*可能有OOC

*日香这个名字取自nico,我太起名废的锅(……)


2


1.

大概是深夜左右,立香听到了“咚、咚”的敲门声。她正聚精会神赶着稿,想着“反正一会哥哥就去开门了吧”便没有再理会,却没想到那敲门声持续了好一阵。

“老哥?喂~老哥快去开门啦!再吵下去我都没法赶稿了!”

被吵的没辙,她从屋里探出头大喊了一声,但是好半响也没有回应。

“奇怪?应该在的吧?”

犹豫了一下,她跑到哥哥的门口,发现门留了个小缝。轻轻推开一点,里面黑乎乎的没有开灯,从走廊的透进去...

越是写东西越是觉得自己语言的匮乏,都成羞耻play了……
实习的事好烦啊,为什么学院就不能靠点谱,叹气。



ps混沌头真好玩)

再ps秽翼也好玩!)

[FGO]你与某位从者的交谈

短小的一篇,送给来到迦勒底的黑狗w
自我妄想的对话而已,非cp向。

“虽然一直在这么想,但是迦勒底真的逐渐热闹起来了啊……”玛修这样小声的说。作为回应,你点点头,“都是些性格各异的从者们呢,特别是也都很可靠。”
迄今为止也闯过了五个特异点了。
之所以用闯字,是因为每一个战场都经历了诸多艰辛……用艰辛来形容或许还不足以说明其惨烈情况,每一次,你都是抱着哪怕回不来也要拼尽全力到最后的想法的。
虽然都顺利回来了,但其中有着可靠从者的陪伴是无法忽略的事实。
“性格各异吗……啊哈哈。”
玛修大概是想到了什么,干笑了两声。
“怎么了吗?”
“有时候会觉得,这么多个性十足的从者聚集在一起还能和平相处,也是很厉害的一件事啊。”...

抽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第四发十连来惹~
贞德在箱子里,全职介五星达成留念
同时第七单氪金达成留念x
不打tag当海豹了,自己开心就好w


晚点献上祭品(划掉

期末终于考完了,我好兴奋啊.jpg
明天就可以抽黑狗啦!真是好日子!
(总之先假装一副抽了就能出的样子
(出了就献上祭品(?)

[FGO/罗宾咕哒子]所以说不是那个意思的分手

*现代paro


“所以说那个……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呃,本来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“但是可能我的表达方式不太对……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就造成了一定误会……”

“嗯嗯嗯。”

“但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,还没说完她就哭着跑出去了……”

“罗宾汉先生。”

“可以的话我想向她再说一遍的……嗯什么?”

“你到底说了什么?”意思是快说重点。

“我跟她说我们分手吧,然后……”

“嗯嗯嗯嗯……等等!?而且你还要说一遍!?”


时间大概要回溯到十个小时前。

立香有些坐立不安的瞄着眼前的人,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,罗宾汉也望过来,两个人的视线交汇之时,...

1 | 7
© 槐樱 / Powered by LOFTER